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案件时空

让欠债者从容还钱

  发布时间:2017-05-25 10:30:12


    “走,喝酒去,今个晚上我请客,让邵法官陪客。”拿到最后一笔执行款的执行案件申请人姜贵才激动的对被执行人赵守义说。

   “我可不能去,那是违反原则的”邵法官说。

   “邵法官要是不能去,我也不去,要是咱俩喝着吵起来,谁劝架呀!”赵守义开玩笑说。

事情还得从两年多前说起。2015年3月9日,姜贵才与开封顺捷建筑安装公司签订了《建筑室内外墙抹灰粉饰工程合同》,合同约定开封顺捷建筑安装公司将东京雅苑小区1#、2#、3#、4#、5#楼室内外墙抹灰粉饰分项工程分包给姜贵才施工。合同约定,双方不得擅自终止合同,任何一方擅自终止合同按人民币60000元支付违约金给对方。2015年8月4日,双方对姜贵才已经完成的工程合同价款进行了结算,结算后,顺捷建筑安装公司支付了部分工程款,但还下欠290000元。随后,顺捷建筑安装公司在未与姜贵才解除合同的情况下,以工程进展速度慢且有瑕疵为由,对姜贵才未完成部分的工程,顺捷建筑安装公司另外找人施工了。

    2016年4月20日,姜贵才上诉至开封市祥符区法院,要求顺捷建筑安装公司偿还下欠工程款290000元及违约金60000元,2016年8月26日,祥符区法院依法判决顺捷建筑安装公司向姜贵才支付工程款270000万元及违约金六万元。

    顺捷建筑安装公司迟迟不履行法院判决。2016年底,姜贵才向祥符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案主办执行法官邵勇经过一番走访、调查了解到,顺捷建筑安装公司虽然是一个小公司,但在当地有着良好的口碑,老板赵守义经营这家公司多年,他是一个重信誉、守规矩的人,公司周转出现困难主要原因是合伙人撤资和市场疲软引起的。2017春节刚过,心中已有底的邵法官便把赵守义叫到了法院。赵守义诉说了自己的种种困难,但最后还是答应了尽快还款。答应归答应,此后的几个月,赵守义一分钱也没还给姜贵才。

    2017年3月2日,姜贵才怒气冲冲的来到邵法官办公室,强烈要求把顺捷建筑安装公司拉上黑名单。邵勇向他解释说:“咱弓可是不能拉满,让他上黑名单好办。可是,你想过没有,顺捷建筑安装公司一旦上了黑名单,他就没办法贷款、融资,他在社会上就失去了信誉,就没人敢和他做交易,这样一来,他的公司就会倒闭,公司一旦倒闭了,他破罐破摔怎么办?他“人间蒸发”了咋办?所以咱不能往死里逼他,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吗?只有顺捷建筑安装公司活了下来,你的钱才没跑。”邵勇这么一说,姜贵才也冷静下来了。邵勇让姜贵才先到外边找个地方待会,他这就让赵守义过来。赵守义刚一进门,邵勇面色凝重的告诉他说:“姜贵才对你失去了信心,刚才来发飙了,要求立马给你的公司拉到失信黑名单里。”

    “能不能再给我一段时间,我公司现在是困难时期,确实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如果我砸锅卖铁给了他,可能公司就真的倒下去了,我欠其他人的帐就永远还不上了……”怕把公司拉黑的赵守义苦苦解释道。

“那你也得拿出点诚意,否则给姜贵才交代不过去……”

    当天下午,在祥符区法院执行局,邵勇法官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调解,终于促成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从下月起(4月),每月1号之前至少还款4万元,直至付清。

     时来运转,自4月上旬,顺捷建筑安装公司的业务逐渐增多,且还收回了几笔旧账。拿到钱的赵守义于5月19日赶到法院,一把还清了下欠的所有执行款。这才有了开头那一幕。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责任编辑:王紫睿    



关闭窗口

地址:开封市晋安路68号  
邮编:475004  
举报电话:0371-23806237  

民意沟通信箱:kf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