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开封法院 -> 基层法院

每次告别都是出发——一位基层院长的离任发言直击人心

  发布时间:2022-04-29 15:58:38


2017年2月27日,农历二月二,我离开兰考,来到龙亭。转眼5年多过去了,如今又到了告别的时刻。

每次告别都心有不舍;每次告别都心存遗憾;每次告别都心怀感激;每次告别都是新的出发。此刻,无论说些什么,都是浮浅的,都不足以表达内心。此时,话却不能不讲,这不仅是例行组织程序,也澎湃着无限深情。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从2012年12月到兰考至今,我在基层法院任职已9年4个多月。从44岁到53岁,从满脸稚气到两鬓斑白,这是一段难忘的岁月,这是一段奋斗的历程,荣耀与沮丧同在,鲜花与荆棘共生。

我离开兰考的时候,员额制改革还没有完全落地,当时兰考法院有法官64名、在编人员100多名。来到龙亭后不久,员额制改革基本完成,当时我们只有16名员额法官、在编人员仅47名,每年要办案件六千多件。

2019年,李一文带领她的团队办案超千件。在她办的这些案件中,既有审判又有执行。审判案件中,既有刑事,又有民事;执行案件中,有保全、有实施,也有裁决。

有天晚上十点来钟,有位同事在工作群里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一文同志左手抱着孩子,右手操作电脑,仍在神情专注地加班办案。旁边的沙发上,还躺着一个稍大点的孩子,已经睡着了。此情此景,看得让人心酸。

因工作吃紧,一文同志提前一个月结束产假,投入到紧张的执行工作中。当时,我对她说,等啥时候不忙了再给她补一个月的产假。但至今也未能落实,我深感歉疚。

产假还没有结束便开始分案的,还有王春英同志。春英同志为人低调,从不张扬,总是默默无闻地加班,生怕别人知道。这几年,眼看着她满头黑发渐渐变得灰白、花白,显得苍老又憔悴,我时常感到心疼、感到痛惜。

我们仅有的几名员额法官,多数是女同志,多数是80后,上有老,下有小,家庭负担重,办案压力大,经常加班加点,甚至没日没夜,都有许多的不易与艰辛。我们的法官都是“全科法官”,刑事、民事、行政、执行,什么案件都要办。

这些年,我一直在努力,想通过机制优化让同志们不加班、少加班。除非上级要求或遇到特殊情况,也尽量不安排加班。尽管如此,仍然无法改变加班常态化的现实。

堆积如山的案卷就在那里,不需要谁来要求,也不需要谁来强迫,同志们都在不声不响地加班。

工作中,许多同志都让我敬佩,都值得我学习。万朝阳的担当精神,彭超峰的大局观念,代乔鹏的职业操守,张碧薇的沉稳大气,司文娟的谨慎细致……还有许多人和许多事,我都深深铭记在心,充满无限感激。

法官们不容易,当领导也不轻松。在基层,有一种痛叫刻骨铭心,有一种难叫进退维谷,有一种苦叫欲哭无泪,有一种伤叫忍辱负重。正是因为有大家的支持和帮助,我们同舟同济,相互搀扶,相互支撑,才一次次穿过风雨。

程向辉同志在我们法院已经工作了三十多年,副院长当了十多年,如今退了二线,他每天骑自行车,穿过大半个开封城来单位上班。特别忙的时候,天气不好的时候,他就住在办公室,加班写判决。遇到大案要案难案棘手案,大多由他来承办或担任审判长。这个瘦小枯干的老头儿,用他那并不强壮的双肩,为我们扛起了一片天。

宋付振同志原是院党组专职副书记,因清理领导职数提前转岗,成了专职调解员。对此,他并非没有想法,也不是没有怨言。尽管他没说,但我心里明白。他热爱法院这份工作,转岗后专注于调解,把“老宋调解”打造成了全市乃至全省的“知名品牌”。他用行动赢得了尊重,用行动证明了一个道理:出色的工作胜过高贵的头衔。

许多事情,如果没有亲身经历,如果不是身在其中,就很难有真正深切的体悟。我们靠彼此之间的默契、相互之间的信任,危难时刻奋力支撑,紧要关头顽强拼搏,才跨过一道道坎,爬过一道道坡,挺过了一年又一年。

这几年,我们共同经历的大事、难事也不少。内设机构改革,让我们完成了团队组建;基本解决执行难,让我们逐步实现规范化;扫黑除恶攻坚战,让我们的整体素质和能力得到提升;两个一站式建设,让我们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水平进入新境界;抗击新冠疫情,让我们在风雪与酷暑中展现出法院人的情怀与担当;队伍教育整顿,让我们再次经受了洗礼、考验和淬炼……我十分感谢大家,每到紧要关头,同志们总是能冲得上去、拼得下来,战无不胜。我们的各项工作蹄疾步稳,不知不觉已阅尽千帆,始终向好。

在这里,最让我留恋和难以割舍的,是那种亲如一家的人际氛围。平时,我很少听到有人喊张庭长、司庭长、王庭长,同志们喊最多的是碧薇姐、小司姐、春英姐。在我们单位,官称并不流行,大家相互喊姐称弟,说说笑笑,像兄弟姐妹一样,与一家人无异。领导无官气,长者无架子,人与人之间都很亲近、很纯朴,让我由衷地感到温暖。

在这里,最让我遗憾和深感不安的,是这几年组织开展文体活动太少。5年多的时间,有3年疫情不断。人少,事多,活动很难组织。忙办案都已焦头烂额,大家也没心情。后来,疫情没完没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常工作节奏被打乱,实在力不从心。

我们这个院子不大,只有九亩二分地。院子里的4棵香樟树,是王昀同志在2017年国庆节放假期间种下的,经过前年冬天的极冷天气一度凋零,如今却枝繁叶茂,长得郁郁葱葱。我想让大家有个宽松和谐、彰显文化品位的工作环境,想让大家能吃好饭、有放心的水喝、有床可以休息、电车可以充电……好多事看似简单,但能做的事毕竟有限,想做好也并不容易,后勤保障团队付出了很多努力。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身处司法大变革的时代,观念激烈冲突,环境更显复杂。当法官就会有人告,当院长都会有人骂。既然从事了这个职业,与这个职业相伴而生的一切屈辱与荣耀,也是我们必须承受的。我们不仅需要担当作为,更需要奉献和牺牲。

这几年,我们坚持走内涵式发展道路,立足实际,着眼长远,循序渐进,久久为功。上级领导来视察的多了,同志们立功受奖的多了,我们的队伍也有所壮大。法官助理增加了十多名,基本实现“一审一助”,后备力量大大增强。虽然困难仍然很多,问题也不少,但在区委的领导下,在同志们共同努力下,我相信龙亭法院的明天一定会更好。

人们常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个人在一个单位无论时间多久,最终总要离开的。任期已满,今天就要与大家告别。我不敢说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我只能说我也是这座铁打的营盘里一个流水的兵,5年多的光阴,已经走过。

每次告别都是出发。这次调整,我将重回中院工作。感谢组织对我的信任,我坚决拥护组织决定,坚决服从组织安排,也将在新的岗位上努力工作,不负重托,不辱使命。

每次告别都是出发。五年前离开兰考时,迎春花刚刚绽放,繁花似锦的春天正在来临;如今,繁花已落尽,夏日阳光初露峥嵘。时光从不停留,一切都在向前走。

每次告别都是出发。从今天起,我把接力棒正式交到宗振宇同志手中。希望大家像支持我一样,支持振宇同志的工作,在他的带领下团结奋斗,顽强拼搏,砥砺前行。

再见,同志们!任重道远,各自珍重。

责任编辑:王紫睿    



关闭窗口

地址:开封市晋安路68号  
邮编:475004  
举报电话:0371-23806237  


Copyright©2022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2